何勇海《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14日02版)
  鄭州中牟縣超職數配備幹部280多名,按上級部門部署和要求,必須在2016年底前把超職數配備的幹部全部消化。為此,縣委組織部副部長董勝軍將各縣直機關局的局長、書記和副局長單獨約去神秘談話,他們有的是正科,有的是副科,年齡都在五十歲左右。多名被約談者表示,董勝軍要求被約談者寫申請,自願免去現職,保留職級待遇,意思就是退二線,在家歇著,工資照拿。(《南方周末》11月13日)
  俗話說“一個釘子一個眼,一個蘿蔔一個坑”,幹部配備應該堅持一對一原則,堅持依法、規範、精簡的原則,確保幹部配備更加高效和優化。而在超職數配備之下,幹部越配越多、板凳越坐越長、隊伍越拉越壯,造成人多事少、管事者多幹事者少等荒唐局面,勢必大大降低行政效率,增加財政負擔。
  從這個角度看,中牟想辦法消化“超配幹部”的初衷,符合上級要求和公眾期待。但其消化“超配幹部”的手段卻讓人不敢苟同。《公務員法》明確規定:公務員退休年齡為男60歲、女55歲;非因法定事由、非經法定程序,不被免職。雖然《公務員法》明確了公務員可提前退休的幾種情形,但也要人家自願,並沒有讓他們為消化“超配幹部”讓位的相關規定。以約談方式鼓動公務員“自願免職”於法無據。
  而且,以保留職級待遇為誘餌,讓“被自願免職”的幹部在家歇著,工資照拿,福利照領,恐怕也是在製造新的“吃空餉”。消化“超配幹部”的終極目的——減輕地方財政負擔,節約納稅人血汗錢,消除人事編製膨脹顯然沒有充分實現。如此消化“超配幹部”實質是平衡利益的假消化。超職數配備幹部本就是幹部隊伍內部利益平衡甚至是利益博弈的結果,消化“超配幹部”就應打破這種利益平衡或利益博弈。
  對“超配幹部”的真正消化,是查處哪些崗位的幹部是亂配備上來的,是經由誰配備上來的。對不合理、不合規乃至於不合法的提拔任命予以清理,該查處的查處,該撤職的撤職,而不是辭官不辭薪、撤官不撤權,或僅僅是將崗位調換一下。中牟縣為何不這樣做?說穿了,公共職位福利化的做法或許已經根深蒂固,不少“超配幹部”其實是對被提拔人的福利照顧甚至是利益輸送,在消化“超配幹部”時“請神容易送神難”。
  上述報道稱,過去二十年,中牟一直執行著一個“土政策”:官員年齡到50歲後一律退居二線。往年是把年齡到了50歲的幹部召集在一起開個大會,宣佈一下縣裡的政策,然後就下文免掉大家,保留職級待遇。而今年則是秘密約談。由此我們有理由懷疑:在中央不允許搞“50歲一刀切”的要求下,中牟是不是借消化“超配幹部”之機,仍搞“50歲一刀切”,將公共職位福利化進行到底呢?
  早有論者指出,解決“超配幹部”問題不能只是消化。要施以重典,規範權力,打破傳統的封官許願、任人唯親、利益共享等用人現象,對違規超配幹部的相關責任人按誰提拔誰負責的原則予以追責;要編製各個層級的“崗位清單”、“編製清單”,對“戴帽掛號”的超配幹部做出硬性限制,推進幹部配備法制化;要疏通幹部“能上不能下、能進不能出”的機制“堰塞湖”,以免幹部隊伍無法正常流動。  (原標題:消化“超配幹部”請神容易送神難)
創作者介紹

居家設計

mv48mvqc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